重要公告:
长春都市媒体,实时更新最新资讯。
分享到: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> 正文

国会山被占领,美国民主怎么了?
2021-01-11 15:49:39

  中新社北京1月11日电 题:国会山被占领,美国民主怎么了?

  中新社记者 安英昭

  1992年,当弗兰西斯·福山的成名作《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》一经出版即引起轰动时,这位年轻的日裔美籍学者不会想到,自己奉为圭臬的西方自由民主(liberal democracy)在此后短短的20余年中已多次被证实并非人类社会的“终极体制”。此次美国大选特别是国会大厦事件带来的乱象和冲击,令世界看清美式民主的非普适性。

  当地时间2021年1月6日,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发生暴力示威活动,部分示威者冲入国会大厦,不仅导致数名示威者受伤甚至死亡,1名警察受伤不治,百余名议员落荒而逃,美国首都被迫宵禁,更让世界再次看到了美国的另一面。包括卡特、克林顿、小布什、奥巴马在内的多位美国前总统对冲击国会事件表示谴责,英国首相约翰逊、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等多国政要也表震惊,甚至“深感不安和伤悲”。

当地时间1月6日,美国参众两院确认选举人团投票结果的联席会议,因现任总统特朗普支持者闯入国会大厦引发大规模骚乱而被迫中断,现场极度混乱。图为美国国会大厦圆形大厅外聚集的特朗普支持者。
当地时间1月6日,美国参众两院确认选举人团投票结果的联席会议,因现任总统特朗普支持者闯入国会大厦引发大规模骚乱而被迫中断,现场极度混乱。图为美国国会大厦圆形大厅外聚集的特朗普支持者。

  福山:“当下美国最大的弱点是两极分化”

  从2016年特朗普入主白宫时,街头多次出现打着“不是我的总统”(Not My President)标语游行的人群,到如今示威者高喊“特朗普赢得大选”(Trump Won the Election)涌进国会大厦,自由民主这一美国著称于世的核心价值似已变质。

  1835年,曾在美国游历了9个月的托克维尔在其著作《论美国的民主》中说,身份平等是美国社会中最为根本的基础,其他一切事物都离不开它。它的影响超过了政治措施和法律,对政府和社会产生了同样的限制作用。

  时至今日,美国的民主制度在两党制选举的不断“打磨”下,已经变成少数精英裹挟民意以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的游戏。在此过程中,美式民主不仅未能对社会公平正义提供有效保障,反而在相当程度上加剧了社会的不平等甚至两极分化。

当地时间1月6日,美国国会参众两院召开联席会议期间,特朗普支持者闯入国会大厦引发骚乱,在众议院内警察隔着门窗持枪与抗议者对峙。
当地时间1月6日,美国国会参众两院召开联席会议期间,特朗普支持者闯入国会大厦引发骚乱,在众议院内警察隔着门窗持枪与抗议者对峙。

  福山2020年6月接受《新京报》采访时亦表示,当下美国最大的弱点是两极分化(polarization)。从财富的角度上来讲,并没有得到公平的分配。而疫情使情况更加糟糕,它对于工薪阶层的打击比对精英阶层的打击更加严重。

 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之前,据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发表的《2018年美国的人权纪录》显示,美国1%的最富有人群已拥有全国近40%的财富,普通民众的财富总量和收入水平持续下降,近半美国家庭生活拮据,1850万人生活在极端贫困中。疫情更加剧了这一不平等的趋势。

  美国日益悬殊的财富差距加剧了社会和政治地位的不平等,底层民众只能寄希望于其支持的各级候选人代为争取权益。而事实却令人失望,美国盖洛普公司的民调数据显示,过去10年中,民众对国会的支持率仅在去年4月超过30%,另据Statista网站最新统计,这一数字在2020年12月20日已跌至15%。

当地时间1月6日,美国国会参众两院召开联席会议期间,特朗普支持者闯入国会大厦引发骚乱,在众议院内警察隔着门窗持枪与抗议者对峙。
当地时间1月6日,美国国会参众两院召开联席会议期间,特朗普支持者闯入国会大厦引发骚乱,在众议院内警察隔着门窗持枪与抗议者对峙。

  福山:“极端化尚不是故事的结束”

  “民主”一词的英文democracy源于希腊语demokratia,后者则由“人民”(demos)和“统治”(kratia)两部分词根组成,可见西方世界“民主”的原意即为“人民的统治”。

 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,特别是冷战结束以来,美国的自由民主制度长期被视为西方民主实践的集大成者,其在民主理论和实践领域都作出了值得肯定的探索和贡献。但遗憾的是,近年来美国人民的权利似乎日趋式微,民情对立更助长了民粹主义等极端思想。

  去年5月,由非裔美国男子弗洛伊德遭白人警察“跪杀”而引起的抗议示威运动,将近年来美国社会不同种族、不同阶层之间的矛盾引爆。一边是高呼“黑人的命也是命”(Black Lives Matter)的少数族裔,一边是坚持“白人至上”的民粹主义者,双方持续数月的冲突折射出美国民意的极端和撕裂。同时,越来越多的美国民众也意识到,“人民的统治”似乎也沦为少数政治精英轮流坐庄下“对人民的统治”。

  事实上,自2001年美国遭遇“9·11”事件后,尤其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,针对美国自由民主制度的反思逐渐增多。面对国际社会“东升西降”的大趋势,福山不止一次对“历史终结论”进行纠偏,甚至以“政治崩坏”来形容美国民主。他在《政治秩序与政治衰败:从工业革命到民主全球化》一书中直言,极端化尚不是故事的结束,“当极端化碰上麦迪逊式的制衡政治体制,后果尤其具有毁灭性”。

当地时间1月7日,美国华盛顿,特朗普支持者冲入国会大厦引发骚乱后,国会大厦内大量设施被损毁,现场一片狼藉。
当地时间1月7日,美国华盛顿,特朗普支持者冲入国会大厦引发骚乱后,国会大厦内大量设施被损毁,现场一片狼藉。

  亚历山大·凯萨尔:“选举人制度早已偏离了初时预设的轨道”

  在制度层面,美国民主政治的重要基础——选举人制度,自诞生之日起就一直面临质疑。有统计表明,迄今为止美国已有超过1000个旨在修改该制度的法案,但最受诟病的部分“赢者通吃”原则(winner-take-all)仍沿用至今。

  在这一制度下,从19世纪20年代的亚当斯到2016年的特朗普,美国已五次出现“普选票”少于对手却靠“选举人票”较多而胜出的“少数票”总统。美国政治学家罗伯特·达尔就曾批评说,从更民主的角度来看美国宪法至少包含着七种重要的缺陷,如今其他六种缺陷或者消失或者得到了改善,只有总统选举制度依然不断产生着非民主的后果。

  《选举人团制度为什么还存在?》作者、哈佛大学教授亚历山大·凯萨尔则指出,选举人制度并非是和美国联邦宪法一同诞生,而是日后政党竞争的结果,这一制度“复杂到荒谬,它早已偏离了初时预设的轨道,如今的政界也远不是原先预想的样子”。

  在选举人制度下,美国各州的“选举人”被民主、共和两大政党牢牢掌握,第三党几乎不可能获得“选举人票”。这导致美国各州逐渐形成“红蓝”二分格局,不仅加深了从官员到选民的政治对立,也使两党为了保持各自基本盘的优势而不愿改革这一不合理的制度;同时,选举人票的分配虽考虑到保护小州、平衡各州利益,却在客观上形成了若干“摇摆州”,这些州几乎成为历届美国大选的决定性因素。这些现象,一方面加深了美国选举人制度虽存在严重弊端却难被改变的“不可改革性”,另一方面也决定了美国在“程序民主”(procedural democracy)上存在诸多问题和漏洞。

  从政治传统上看,以麦迪逊为代表的“联邦党人”在起草宪法时就主张通过构建高度复杂的制衡体系来防止“多数暴政”,令“精英治国”成为美国政治文化的重要内核。以华盛顿“K街”的上千家游说集团为代表,美国大部分政治议题均由少数精英、职业政客及其背后的大财团设置,这更导致美国选举在“实质民主”(substantial democracy)上难以真正为平民提供保证。

当地时间1月8日,美国国会大厦四周设置约2米高的黑色铁栅栏,国民警卫队也在周边巡逻,以加强安保。<a target='_blank' href='http://www.chinanews.com/'>中新社</a>记者 沙晗汀 摄
当地时间1月8日,美国国会大厦四周设置约2米高的黑色铁栅栏,国民警卫队也在周边巡逻,以加强安保。中新社记者 沙晗汀 摄

  托克维尔:“美国人发明的民主形式绝不是民主具有的唯一形式”

  置身于世界“民主灯塔”的光环下,美国政客往往倾向于将国内矛盾转嫁于国际,本世纪以来的数场中东战争,对华发起贸易战、科技战,都无助于真正解决其国内问题。

  正如《纽约时报》在题为《选举人团制度将毁掉美国》的文章中指出,“当今的选举人团制度运作情况尤为鲜明地提醒人们,我们的民主是不公平、不平等和不具有代表性的”,世界上没有其他先进的民主国家使用这样的东西,它们是有充分理由的。

  当全世界透过镜头目睹了此次美国国会山“陷落”,政界观察家们注意到,对外“推销”美式民主到头来反而会“反噬”自身。从美国在拉美“促进民主”到“阿拉伯之春”,越来越多的事例表明,那些被迫接受“美式民主”的国家大多经历了民主的崩溃和集权的卷土重来,教训不可谓不惨痛。一如黎巴嫩常驻联合国代表穆罕默德·萨法日前的评论,如果美国看到美国正在对美国做的事,美国肯定会入侵美国,并从美国暴政的手中“解放”美国。

  美国的自由民主制度是美国人民自己的选择,其他国家应予尊重,但托克维尔也曾一针见血地指出,美国人发明的民主形式绝不是民主具有的唯一形式,“我们必须要根据我们国家的法制和民情基础,去奋力开拓适合我们自己的民主道路”。

  19世纪的法国如此,21世纪的世界更是如此。此次美国大选特别是国会大厦事件带来的乱象和冲击,令世界看清美式民主的非普适性,从而以自身国情为基准,循序渐进地发展本国民主。

  世界正在演进,历史不会终结。(完)

【编辑:孟湘君】

分享到: